广告位
首页 产区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在普洱茶的各种叙事里,上山找茶是个重要部分,也是最为惊险刺激的段落之一。但即便找茶有如此艰险,仍有很多爱茶之人往茶山跑,只为寻找心中最完美的茶,好像这就是他们人生的全部意义。

在普洱茶的各种叙事里,上山找茶是个重要部分,也是最为惊险刺激的段落之一。

找茶难,找好茶难上加难。我们也时常会听到有人上山收茶遇险的新闻,在这些新闻里,严重者有为找茶付出过生命的代价。

但即便找茶有如此艰险,仍有很多爱茶之人往茶山跑,只为寻找心中最完美的茶,好像这就是他们人生的全部意义。这群人当中,浮生若茶的小马哥要算一个。

!
也想出现在这里? 联系我们
创意广告区块 - WordPress区块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小马哥还有个外号叫“钻山豹”。当然,这头钻山豹不是和《乌龙山剿匪记》里面那个心狠手辣的反派同义,而是指他多年来找茶练就了像豹子般的敏捷彪悍、沉着冷静。

这样的钻山豹,数量不多,极为难得。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除夕夜的意外决定

2013年2月9日,除夕团圆之夜,小马哥一家围坐在一起边看春晚边吃年夜饭。母亲端上刚煮好的汤圆,热气腾腾。“国标?我看你像鼠标!”,潘长江和蔡明表演的小品里的一句台词把大伙都逗乐了,小马哥嘴里的汤圆差点从嘴里滑出来。

“这两人真搞笑。”小马哥脸上,仍旧挂着笑意。不过,他接着若无其事地跟大家说了一句:“有个事情我要跟你们说一下。” 说完顿了顿。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我打算明天去易武。”还没等其他人开口问,小马哥抢先说出了下半句。 “大过年的不在家好好呆着,你去易武干什么?”母亲一脸不解,率先发问,语气中带着责备。自从进入茶行业后,小马哥跟家人总是聚少离多,母亲的责备理所应当。

小马哥也没隐瞒什么,很快道出了实情:“我要去易武跟人谈春茶收购的事情,这个事情很急,不能耽误太多时间。”

根据小马哥的经验,这年的春茶会很抢手,茶价会继续上涨。自己早点上易武,或许能抓住先机,给来年的生意开个好头。

大年初一,一个人的易武

虽然父母多少有点埋怨,但好在妻子王远娟比较理解小马哥的决定,这么多年风风雨雨共同创业,她知道做茶叶有时候是得如此,时机不等人。她也了解小马哥的脾气秉性,只要是他认定要去做的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

更何况小马哥要去谈的是一批薄荷塘的春茶订单,那确确实实要抢时间。此次易武之行势在必行。

第二天,吃过中午饭,小马哥把妻女留在了老家思茅,一个人驱车200多公里到了易武。大年初一的易武异常冷清,街上没几个人,车也很少。平时热闹的饭馆大多数都歇业了,宾馆开门的也寥寥无几。

这很正常,在这个全国人民阖家欢乐的日子里,只有疯子才会早早来易武找茶。而小马哥就是这样的“茶疯子”。

那晚九点半,小马哥发了或许是人生中最孤独,也最骄傲的一条朋友圈。图片中的易武镇灯火辉煌,但冷冷清清,像是张孑然而立的画片。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可小马哥似乎对这些全然不以为意,反而自得其乐,比过年还开心。因为明天有森林秘境,有古树好茶在等着他。

遇险薄荷塘下茶地

小马哥要去的秘境在薄荷塘,而薄荷塘可以说是他的成名之地。事实上,薄荷塘的走红,跟两个姓廖的人有莫大的关系:一个叫廖天文,一个就是小马哥廖洪武。

廖天文最先给薄荷塘33颗大树挂牌,薄荷塘大树茶在小圈子内成为热议话题。而2013年小马哥高价收购了薄荷塘下茶地半数以上的鲜叶,直接把薄荷塘茶的知名度和鲜叶价格均推到了一个新高度。王远娟开玩笑的说做了次“坏人”。

当年为了收茶,小马哥像部队一样,长期驻扎在茶山。晚上住窝棚,一住就是几十天。“窝棚里蚊虫叮咬是小事,就怕半夜有蛇溜进来咬你一口。如果是毒蛇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最让小马哥后怕的是一次上山寻茶差点摔下悬崖,现在回想起来,他仍心有余悸。

2013年3月初某天下午,小马哥终于拿到了薄荷塘的头春采制好的毛茶,他当场无法保持淡定继续喝完那泡茶,决定立马要上山去看看这片茶地。

于是,下午4点多,小马哥开车到了薄荷塘。下车后他从山脚开始往上爬,最终抹黑到了下茶地。

去过云南茶山的人都知道,春天的版纳多雨,山路湿滑,上山的路危机四伏,险象环生。每年的春茶季,也时有车毁人亡的惨剧发生。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2017年6月16日,小马哥就遭遇了一场令他至今都不敢回想的翻车事故。也是因为下雨路滑,他所驾驶的皮卡车翻下了近50米的山坡,最后从一个2米高的大坎落下。他说那一刻他只有三个记忆瞬间:飞出去那一刹那迸出“完了!”;车翻滚时镇静地提醒自己“不能死!”;最后车落地时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晚上9点多,山上黑灯瞎火,小马哥看完薄荷塘的下茶地后,和当地带路的瑶族小伙依靠本能和经验,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此前,他还用手机一直在朋友圈跟茶友做直播,到下山时,手机电量耗尽,断了跟外界的联系。

下山的前半段还算顺利,小马哥悬吊的心放松了下来。可快走到一半时,一场危及生命的巨大险情不期而至。

“与死神的距离就差10几厘米”

今年10月,在阳光明媚的易武浮生若茶品牌中心,小马哥再次回忆起了历险经过。对当时的细节,他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那晚我们从薄荷塘下茶地往回走,可能是体力消耗的太多,在下到一个坡坎时,我脚下一滑,整个人也急速地跟着往下溜,跟坐上了滑梯似的。还好坡上有些枯枝,增加些阻力,减慢了我下滑的速度。”

前面的瑶族小伙眼疾手快,连忙一把拽住了小马哥的衣领,使劲往上提了提,这才化险为夷。事后,两人拿手电筒照了照事发地点,才发现滑坡坡度接近70度,前面一点点就是个山体滑坡的山崖,下面深不见底。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这张图是小马哥第二天白天再次经过同一地点时,看到昨天溜滑的痕迹

“那一刻我与死神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说这句话时,小马哥喝了喝口茶,彷佛是为当年的险遇再压一次惊。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这些就是当年小马哥做下来的2013.春 薄荷塘,以及当年同系列的“小马哥品鉴收藏”顶级古树纯料系列。据说,这片薄荷塘千金难求,且限量供应,这一年也成为浮生若茶开始全线转型易武产区的历史重要转折点。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当然,寻茶之路也并不总是这么凶险。更多的时候,还只是平平常常地一趟趟往山里走,像是田间的辛勤劳作。

这种劳作需要的是定力和耐心,很多人因为不具备这样的品格,从而半途而废或根本无法迈开脚步,去踏足未知之地。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有意思的是,小马哥对进山寻高杆古树茶的狂热劲,差点把和他同行的瑶族茶农王忠平“逼疯”了。那座天门山原始森林,不仅蕴藏了大片高杆古树,也留存下了王忠平无数声无可奈何的叹息。

把瑶族茶农“走哭”的一次寻茶之旅

天门山是浮生若茶高杆古树茶最大基地之一,王忠平所在的马叭寨是离这最近的村子,这里的村民最了解天门山。

小马哥和王忠平认识了五年,也一起走了五年的山。有一次,两人在天门山转了将近9个小时。重复的动作和景色,让这9个小时显得尤为漫长。连平时山上爬树当家常便饭的王忠平都崩溃了,气得直跳脚,说不想再走下去。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当时他气得一屁股坐地上不起来,说实在走不动了。”说到这一节,小马哥哈哈大笑。“不过那次真的是走了很久,跋山涉水的,有时还得猫腰钻茅草丛,我也快走哭了。”

更令人丧气的是,有时这样长时间的翻山越岭最终也是徒劳无功,见不到一棵高杆古树。好在那天他们很幸运,创纪录的九小时徒步没白费,两人最终找到了想找的高杆古树。“树高20多米,树围90多公分,看来老天还是心疼我们的。”

好茶不好得,尤其像高杆古树这种珍宝。我们能喝到它们,小马哥这样的茶人才真正付出的最多。

追逐高杆古树的人

他痴迷茶,像一场持续的高烧,热度不减。而他那些找茶历程,多少带着拓荒者的冒险精神和执着坚定,一路披荆斩棘,有时甚至事关生死。

而这样的赤子之心,让“找茶”倒像小马哥去赴一个和高杆古树的约定——只有交付最大的赤忱和热爱,才能在某一刻彼此相见。

撰文:天鹅绒煤矿

图片:茶语视觉组(部分图片由浮生若茶提供)

广告位

古树茶,普洱茶,红茶,白茶等购买请关注陈老师微信,或点击囤茶优选商城进入购买。国家级制茶工程师,国家一级评茶师-陈财严选推荐。

复制按钮 一键关注陈老师微信号:435121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http://www.chazhong.cn/2262.html
广告位
上一篇
下一篇

作者: 茶中网

水不言,一切尽在茶中。关于普洱茶收藏,品鉴,保存等知识,请加个人微号:435121 交流学习。如需了解茅台酒最新价格:酒魁网 www.jiukui.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 0879 933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3512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