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山头

2020年困鹿山寻茶记探寻贡茶秘密

银生茶庄园夜色美,满园春意惹人醉。在春雨绵绵的夜晚,相约侯建荣先生,与一众师友团团围坐,品一盏困鹿山皇家茶园古树茶,身心为之沉醉!唯愿时光再慢一点,夜晚再长一点,为这山、这茶、这人…

银生茶庄园夜色美,满园春意惹人醉。在春雨绵绵的夜晚,相约侯建荣先生,与一众师友团团围坐,品一盏困鹿山皇家茶园古树茶,身心为之沉醉!唯愿时光再慢一点,夜晚再长一点,为这山、这茶、这人暂且停下,凝结成这似水年华里的一朵幽香的茶花!

犹记得2012年的那个春天,赴云南普洱市宁洱县访茶困鹿山,至今让人记忆犹新。这山名是如此的形象与生动,就连灵巧敏捷的鹿都困身于此。更不用提我们这些尚且要借助汽车这种交通工具的人们了。从宁洱县城往困鹿山的县道,年久失修坑洼不平,完全是我们这些来自于中原腹地的人们所不知的。驱乘的轿车时时挂擦底盘,发出令人心悸的声响,时时令人担心会抛锚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离开县道盘旋上山的乡村道路,全程都是土路,扬起灰尘几乎完全遮住了后车司机的视线,不时要停下来等待,远远望去,前车疾驰而去拖起一道灰尘。

到了困鹿山宽宏村,下车步行。古茶园与这小山村依山而存,茶在村中,人行茶间,绘就出一幅活色生香的生活画卷。在茶园的边上,找到了一棵被砍伐过的树,刚好可以作为顶好的拍照落脚点。于是使出打小在乡村生活的看家绝技,手脚并用爬上树去,斜倚在树上俯拍掩映在茶园中的村庄。古茶树鳞次栉比,大树下面补栽上了小茶树,充满生机生长的郁郁葱葱。我爬上树去看风景,树底下的人仰着头看我,茶山装饰了我的梦,我在杨晓茜老师的相机里也化作一道风景。

2015年春天,再度扺达云南省普洱市宁洱县。相约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洱茶(贡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李兴昌老师,共赴困鹿山宽宏村探访遗存的皇家贡茶园。比起2012年首次到访困鹿山,路好走了太多太多,全程基本铺通了柏油路、水泥路,只有二公里左右的土路尚且泥泞坎坷不平。李兴昌老师感叹道:“政府要将村民全部迁出来,以后古茶园与古村落共荣共生的形态将不复存在!”

为了记录好这个最后的画面,我们逡巡在古茶园里,到处寻找最佳拍摄点。2012年我只身徒手攀爬的那棵被人修剪掉枝叶的大树,经历了数年风雨,树干已经腐朽,碰之即落,决计不堪再用。于是目光投向另外一棵树,委托身手矫健的年轻小伙李源明爬上树去,用镜头记录下这即将消失的景象。

李兴昌老师带领大家在古茶园内探看,边走边讲。这片古茶园,古茶树的数量虽然只有373棵,但仔细观察,仍然不难发现,茶树成排成行,属于人工栽培型古茶园。同一行的古茶树,测量树干围径大都在120公分以上,也有80公分左右。大致相同的树围,说明应该是在同一时期栽种。古茶树既有大叶种、特大叶种,也有中小叶种,相伴相生。对此,银生茶业董事长侯建荣先生有不同的见解:认为是古茶树衰老,而又没有进行科学合理的水肥管理所致。

2020年到访时,古茶树下面补种的小茶树,如今已经生长的葳蕤茂盛,足有半人多高。据说,2015年春天古茶树的鲜叶,等在古茶树下收购的价格,已经达到了1800元一公斤,或许这是物以稀为贵的原因。而到了2017年的春天,在困鹿山宽宏村,一位茶农讲:“鲜叶的价格,大叶种的二、三千元一公斤,小叶种的三、四千元一公斤。”折算下来,四公斤多鲜叶才能炒制出一公斤干茶,成本价辄以万元为单位计算。在云南一线名山头的古茶山中,价格上涨的幅度首屈一指。

2020年春天又赴困鹿山宽宏村皇家古茶园,上午时分尚且艳阳高照,待我们下午驱车赶往茶山的路上,远远望去乌云笼罩在远处的山颠,预示着风雨欲来。走到宽宏村的入口处,发现已经立下了一块石碑,勒石以记古茶园的前程往事。天空中已经开始飘落濛濛细雨,同行的解伟涛拿着手机指给我看当天的天气预报,下午有雷阵雨黄色预警。千辛万苦到了这里,于是同大家深入茶园探看。古茶树下面补栽的小茶树已经一人多高,古茶树、小茶树相互混生在一起,已经蔚然成林。最大的一棵古茶树的前面,摆有一个香炉。据说:近年来已经恢复往年的习俗,在每年开园釆茶之际,先要举行焚香祭拜仪式。只是从未亲眼见过。这棵树被称作困鹿山的茶王树,相邻的另外一棵被称作茶后树,都已经被用木栅栏合围了起来。云南各茶山将茶树称王、封后似乎成为了一种风气,不独困鹿山是如此。只不过少有官方的肯定,多是民间的行为。究其实质,多数无外乎商业利益的驱动。

在茶园里驻足尚且不久,雨势逐渐增大。于是只好回到古茶园边上茶农留下的旧屋里暂且避雨,转瞬之间倾盘大雨将古茶园笼罩在漫山烟雨中。几年的光景,困鹿山古树茶价格的飙升,使当地的茶农摆脱了千百年来困窘的生活。加上来自于政府的补贴,距离古茶园不远的地方,一栋栋现代化的新居拔地而起。只是只到如今,宽宏村的村民,并没有将古茶园边上原有简陋的旧居拆除,而是因陋就简的保留下来做了初制所。得亏如此,才使我们一行人能够在这滂沱大雨中,贮立在屋宇之下栏杆前,隔着雨帘凝望近在眼前的古茶园。却意外地发现,有一棵古茶树大多数枝叶已经枯干,频临枯死的边缘,倘若再不及时进行修剪,恐难久存于世。

久久驻足停留不忍离去,而今年春天这雨水似乎比往年要多得多,前几日只是晚上下,今天则在白天下个不停,完全没有往年旱季阵雨来去匆匆之势,而有缠绵不去的趋势。眼间天色将晚,只好恋恋难舍作别困鹿山,踏上返程的路。

从困鹿山回到宁洱县城,念起银生茶业董事长侯建荣先生的邀约,银生茶庄园在距此地只有三十公里的普洱市,于是欣然前往。

晚上与侯建荣先生相约品茶,先生拿出2015年曾定制的一款困鹿山古树茶来共同品鉴,轻手泡汤色黄亮,热闻杯盖,果香芬芳;冷闻杯底,香气幽长;滋味入口醇香,苦隐涩弱,回甘生津较快;尚具山野气韵。真真是一款具有绝妙风格的好茶。

夜宿银生茶庄园,窗外细雨霏霏,滨湖傍山的木楼,水面映衬出点点灯火,让人丛生依依惜别之情。只好在内心告慰自己:每一次的离别,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相遇。青山不老,绿水常流,古茶树岁岁常青,在下一个茶季,我们还会山水有相逢,来赴这茶人的约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茶中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zhong.cn/103932.html
广告位

作者: lisansi

水不言,一切尽在茶中。关于普洱茶收藏,品鉴,保存等知识,请加个人微号:371580761 交流学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9252188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7158076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