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山头

那山那水那一味2020年帕莎古树春茶特点

陈财,普洱茶新锐制茶工程师,1987年03月出生,云南澜沧人,出生于制茶世家。先后任技术员、审评员、技术科长、总工程师,拥有多年年古茶制作经验,交流探讨。欢迎关注陈老师【微信: y…

陈财,普洱茶新锐制茶工程师,1987年03月出生,云南澜沧人,出生于制茶世家。先后任技术员、审评员、技术科长、总工程师,拥有多年年古茶制作经验,交流探讨。欢迎关注陈老师【微信: yncc1314 】

听过太多关于云南的故事,也有太多关于云南的猜想,终于这一次云南之行踏上了征程。只有一周的时间,能走的地方非常的有限,能爬的山头也非常的有限,但是总算掀开了我想象中云南山头茶那层神秘的面纱。

味道是最说不清楚的,味道不能写只能闻,要你身临其境去闻才能明了。味道甚至是难于记忆的,只有你又闻到它你才能记起它的全部情感和意蕴。所以我常常要到那园子里去……

——史铁生《地坛》

那山那水那一味

我入门学茶差不多有10年了,感触非常深的就是水对茶的影响,不仅仅是喝茶的时候,更重要的是那一方茶树生长的水土。很多时候,我们在喝茶的时候会提到山场的味道,其实就是蕴含在茶汤里那一方水土的味道。正如很多茶友都会有一种感觉,用原产地的水泡原产地的茶是最好喝的,这一次我倒是有了新的感悟。

南糯山古茶树

原产地的水泡原产地的茶最能体现这款茶特有的味道,正如云南的朋友告诉我们的一山一水养一味。

正如史铁生的感悟一样,我也时常需要去茶山去体会那山里的味道和山里的茶。高原的阳光、成片的大竹林、甘蔗、还有遍地盛开的不知名的小花,这些都是云南的茶基味。

穿梭在南糯山古茶园中

我们的第一站是南糯山,南糯山以其800年栽培型古茶王树有力证明了“中国是茶树的原产地,也是最早利用茶树的国家”,而闻名于世。我们寻访了姑娘寨和半坡老寨,茶山上都是非常古老的茶树,但是种植的方式居然非常的整齐,说明这个地方很早以前的先人就已经规模化的种植,整个山头生态环境也非常好,古茶树上还有野生寄生植物——螃蟹脚。

南糯山纠尊家古茶树上的螃蟹脚

一起的茶友说自己收藏了很多的螃蟹脚,带我们参观茶山的茶农提到其实很多植物上都有螃蟹脚,前段时间螃蟹炒得太火,有很多是冒充的。我想好的东西总是有它的价值,然而市场催生了很多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啊。
南糯山过途家古茶山,生长在森林之中

我们在茶山里面行走发现有很多高大的竹林,这些竹子的叶子掉下来,干枯以后散播到空气中有一股清新的香味,我们都非常惊讶,这味道简直就是我们刚刚喝到的那泡古树茶第一泡的香味!南糯山的茶给我的印象很厚实,汤质饱满顺滑,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糯。涩味比较重,所以给我觉得值得收藏,等待时间褪去青涩,茶汤的醇厚应该会更有魅力。

南糯山纠尊家古茶树

第二天我们喝到帕沙茶的时候,刚端起来一问竟然有股南糯山的气息,虽然清秀一些。茶农笑着说南糯山和帕莎隔山相望,以前其实是算一个山头。当我细细品味帕莎的味道,清扬的花蜜香,细柔清凉的口感,舌尖清甜的余韵,无不令我欢喜。还有一丝横在口中的苦和清谈的涩,都是帕莎让我看到的性格。这次云南茶山行能走访的地方实在太有限,帕莎是我看到生态环境最好的一个地方了,古树参天、溪水潺潺、竹林婆娑。

行走在帕莎山中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怎么喜欢云南的普洱茶,对于我而言味道实在太过于苦涩,终于有一天我喝到了一泡班章古树,刷新了我的认识。也许大家会觉得班章不就是云南茶叶霸气的代表吗?实际上,班章的霸气并非是留给口腔的苦涩的感觉,而是稠厚鲜爽的茶汤,强烈的刺激感之后,苦涩迅速地化解,之后是幽长迷人变化多端的韵味。

老班章的茶王和茶王后

由于各种历史原因,班章村本来就有苦茶、甜茶、涩茶三大品系,所以原本就会有丰富的味觉体验。市场的需过于庞大,导致了价格的不断提升,也导致了很多的仿冒的产品,以至于很多老茶客都会对真正的班章茶产生苦涩不够的质疑。不苦不涩不是茶,苦涩不化非好茶。也许这也是班章能在云南众多山头茶中称王称霸的要点之一。

老班章21号和森家的古茶树

景迈山的风景太美,让人忘记是在走茶山了。这里有很多别致的客栈,我们甚至遇到了拉祜族寨子里长大的汉族歌手李然和毕业自驾游的恋人,一场茶桌前的即兴演唱会,让人感觉古老的茶,迎来了时尚和年轻。景迈山的茶,最迷人的就是纯正悠扬的兰香。闭目欣赏有如置身于深谷之中,俯身凑近刚开的兰花之上,甚至能感觉到花柱上花粉的新鲜香味。

景迈山艾亩家古茶树

澜沧江畔,昔归山头,满山偏野生长着各种有气味的树木,似乎进入一个草药园。如果说班章为王,那么昔归真是我心目中的女战神妇好了。饱满凝聚的香气,细滑的茶汤,清苦的滋味在舌头上缠绵不绝,这柔中带刚的气韵,太有个性啦!

雾中昔归

回到广州这几天一直在思考和整理,如何记录这一次的茶山之行,也许感受的东西太多能表达的又太少,希望每一个爱茶的人都能去茶山走一走,去体会自己心目中的那山那水那一味。

一人一时一茶

这次去云南,其实很多古树还没有开采,能体会得到的东西是非常有限的。但是非常感谢,一路上遇到的人,遇到的事,带给我很多新鲜的体验。

哈尼族的纠尊、过途、和森、森兰、二哥……,都为我们准备了哈尼族的迎宾菜——鸡肉粥,餐桌上总有各种野菜野花,还有塘灰里的牛肉干巴,火塘上的熏肉、竹筒里存放的野菜。云南的很多民族都会有一个火塘,而且火是永远不熄灭的,有生命的地方,就有火塘,火塘就代表了生命生生不息。

哈尼族火塘

此外李真云家东半山的藤条茶也令我印象深刻,茶农介绍,从明清开始,勐库东半山人每年春发时,将枝条上新发新芽采摘只留两个芽头,芽头两边保留两到三片嫩叶,其余的芽叶,连同根蒂全部抹除。年复一年的发新,与修剪,茶树枝条延伸3—4寸,新叶通过长期去除,枝条上就无保留。枝叶特征也就形成了藤类植物的特征。一颗藤条茶树上有几十甚至上百根藤,藤缠树,树缠藤,藤缠藤,藤与树相互缠绕,如同天然织成的藤网,令人惊叹!在这里,不得不由衷的佩服先人们种茶的技术。藤条通过枝条顶部留叶,侧部修枝,保证茶树的顶端优势,促进茶树营养生长和茶树发芽。

东半山李真云家的藤条茶

此行到冰岛村只是匆匆一瞥,年产一吨的冰岛老寨居然几乎每个茶庄都有,也许这不是茶的问题,而是人心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公认,云南最好的茶是那些山头上的古树,这些古树很多都有着七八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树龄,真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云南很多民族走到哪里就把茶树种到哪里。因为他们的先祖曾经跟他们留下遗言:我想给你们留下牛马,但我担心它们遇到病害和灾难死掉,我想给你们留下金银财宝,但终会有用完用尽的一天,我留给你们茶树吧,让我们的儿孙万代吃不完、用不尽,永远好过,永远幸福….. 然而今天的我们又能给后人留下什么呢?面对这些疯狂炒作和过度开发,是否还有人记得先祖福荫子孙的遗言。

冰岛小王子

行程的最后,我们喝了一泡临沧人用临沧水泡的南糯山的茶。口感和滋味,有非常不一样的体会,但是留在口中的韵味却还是南糯山。同时,我们在那个雨夜还分享了很多关于茶气、茶劲等茶带给身体的更深入的影响。一期一会,每次喝茶都认真的体验茶、人之间产生的共鸣,就是我们对茶最大的敬畏。喝茶并不在于数量多,更不在于价格贵,而是在每一泡茶汤之间窥见自己的心灵,待我们阅尽繁华,历尽滚滚红尘之后才能感悟生命的真谛。以修行之心习茶道之理,不要试图任何捷径更不要以为可以跳级,那些我还未感知到的,我虔诚地期待着……

文章来源于网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茶中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zhong.cn/103837.html
广告位

作者: 茶中网

水不言,一切尽在茶中。关于普洱茶收藏,品鉴,保存等知识,请加个人微号:435121 交流学习。如需了解茅台酒最新价格:酒魁网 www.jiukui.c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1 0879 933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3512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