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山头

2020年薄荷塘古树春茶-薄荷塘,不是你想得到就能有

陈财,普洱茶新锐制茶工程师,1987年03月出生,云南澜沧人,出生于制茶世家。先后任技术员、审评员、技术科长、总工程师,拥有多年年古茶制作经验,交流探讨。欢迎关注陈老师【微信: y…

陈财,普洱茶新锐制茶工程师,1987年03月出生,云南澜沧人,出生于制茶世家。先后任技术员、审评员、技术科长、总工程师,拥有多年年古茶制作经验,交流探讨。欢迎关注陈老师【微信: yncc11 】

有人看了标题后大概会冷笑一声说:不就是一片树叶嘛,只要有钱,什么样的茶买不到?

然而,对于薄荷塘而言这话还真不敢这么说。说句实话,中国茶圈里的有钱人太多了,即便身家有十个亿八个亿的主,只要进了茶圈也不过百牛当中的一根毛,牛不起来。因为普洱茶从来都不缺钱,北京的上海的广东的,一年砸进去的钱不知道有多少,尤其是北京和广东。我朋友刘润佳算是其中一个,主业做得是高速公路投资,陪着他四处玩的,不是范增就是……,不说了,还是自己去琢磨吧。毕竟”一入茶圈深似海“嘛,绝非所想象的那么好玩。如果那些自己觉得有几个钱想进茶圈得瑟下,基本上就是剥了皮的大蒜,除了挨掂没有其他想法。除非自己确定了非要被痛宰一刀才能痛快,但真正到手的,也不一定能喝到一泡真正的薄荷塘!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所在,既说明了薄荷塘的稀缺性,又直接诠释了茶圈之深。俗话说,茶杯虽小,可茶水不浅。没在这个圈子里混个十年二十年,一脚踏入,如果不交点学费就想全身退出?那就想着吧!

闲话少叙,还是说说薄荷塘吧。

薄荷塘,位于易武曼撒产区深山,海拔1800米左右的原始森林中。山里没有路,走得人极少,与外界完全隔绝,所以植被保护非常好。薄荷塘产区总共只有50棵树,2016年死了第13号树,现在只有49棵,大部分都是5—8米的老树,每年产量极少,价格非常昂贵,被称为普洱中的天价,虽然不及班章冰岛那么恐怖,至少每年还能喝到一泡两泡,但是想喝薄荷塘?估计那种喉咙里的清凉感觉,只有等着或听着的份了。所以,大部分人对薄荷塘仅仅只是停留在传说的层面上,却绝少见过其真实面目。

这些年茶界已经沦落为“故事会”,几乎每一个卖茶的都能对每一款茶讲出各种版本的故事。这个“传统”大约从“八八青”开始。作为茶叶的标志之一,“八八青”塑造了茶界一大批魑魅魍魉横空出世,其中包括陈国义、白水清以及邓时海等现实版故事大王,从他们嘴里所讲出的故事居然连他们自己都信了,可见故事讲述的水平已经演练的炉火纯青,而这几个人则更像某个夕阳下的游走于八大胡同的幽灵,夹紧了自己身后那条长长的尾巴,为达到把茶界这碗水搞得异常浑浊的目的,在犄角旮旯里露出一丝阴阴的冷笑。从此“八八青”成了茶界的一个恶梦,几乎只能听到钱声,却从不见茶影。有人曾经说,“八八青”是一片永远也喝不完的茶,这话听上去有些夸张,但事实确实有可信之处,这还不包括出现在市场上的那些假货,以至于有人告诉我,他无论在任何一个地方,只要看到“八八青”的牌匾,都忍不住要啐一口以去去晦气的地步,因为太污!

由于“八八青”通过一个传奇故事,在市场上拍卖出了一个惊天价格,并且至今还在一路攀升,于是茶界的各种故事便接踵而来,给这个故事会打下了很坚实的基础,从何年何月的老茶一直讲到2019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曼秀”——只差了俩字就能到达“曼秀雷敦”了,最终以107万五公斤的天价收场,除了留下一片嘘声和讪笑外,却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核心:没把故事讲好,从而演夹生了。原本隐匿于这个故事的背后,毫无疑义的全部应该是一条很长的利益链,为了这条看不见的链条,某些人甚至能豁上不要脸不要尊严也不要灵魂,以如此大的人格成本再砸上数以百亿计的游资进行全程配合,把一个子虚乌有的故事讲述的死去活来且头头是道,不由得人们不去相信,于是,几乎所有人都被混有的云山雾罩,五迷三道地全都找不着北了,只不过等着反应过来再回过头来看一眼,班章依然还是班章,冰岛亦自然仍是冰岛,苍白的只留下“曼秀雷敦”那面破旗,还在死不了活不成垂头丧气地低垂着头,窝囊透了。

严格地说,与上述这些故事相比,薄荷塘在这些茶叶的传奇故事中还算得上是一片净土,尽管无良商家也在处心积虑地拿其说事,但认知度非常低。实际上现在拿着薄荷塘说事的那几个商家,只不过是在延续过去薄荷塘当“弯弓”出售的基础上又延伸一下,从地理位置上来说,还算靠那么一丢丢谱,因为在没有叫做“薄荷塘”以前,这里的茶叶就是当做弯弓或刮风寨来出售,如今再被弯弓刮风寨翻版,也算是一个回报吧。

虽然这种“借挂”的方式在短暂时间里尚能被那些并不知道薄荷塘究为何物的人误以为自己已经在暴殄天物,但是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日这个故事给戳个稀里哗啦。因为以薄荷塘的稀有,绝非在商品市场中轻易就露出真容。就薄荷塘而言,是目前易武茶的“巅峰”,虽然易武天门山高杆古树今年翻了三倍的价格,就更不用说薄荷塘了。

由于薄荷塘撼动市场,引来了无数追捧者折腰,于是弯弓、麻黑和刮风寨都隐匿的渺无踪迹,只留下一个薄荷塘大行其道。由此可见那些所谓薄荷塘的真正出处了。

由于薄荷塘每年产量有限,所以真要大规模仿冒也的确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一是产量有限,容不得市场太大的占有率,其次是薄荷塘特有的口感——类似于薄荷的清凉感,不是所有茶都能做得出。

不过说实话,要去一趟薄荷塘真心不容易。薄荷塘之前的名字叫草果地,属于西双版纳勐腊县易武镇,在距离老挝边境大约只有10公里的样子,这大概是绝大多数满足跑火车的大忽悠们所不知道的地名。我曾经2015年前后去过一次,车只能行到老杨家寨岔路口的大树旁,剩下的七八公里山路几乎全部需要步行,山路异常艰险且崖壁陡峭,海拔也随着环山路逐渐升高,最高处海拔一千七百米,行进路上呼吸会愈发困难,沿着几乎被植物覆盖的险峻山路要跋涉三四个小时啊。等真正到了薄荷塘茶园里行走漫步,有极目远眺的舒畅,细嗅原始森林薄荷塘茶园芳香的心旷神怡。

薄荷塘茶地分别属于李应发(大姐夫),周庭松(周家二弟),李大(三妹夫),张乔良(四妹夫)四家农户所有。这四家农户人家原本都是一家人,因周庭松父亲喜欢山野自在的生活,上世纪90年代中期跑到薄荷塘这搭了个小棚子住下来种植草果谋生,所以这里在叫薄荷塘之前,地名叫做“草果地”。

薄荷塘产区大约2016年重新挂牌的一类高杆古树49棵(应是50棵,其中13号树死了,现在又枯木逢春长出了芽叶),每一棵一类高杆古树约有头春茶一公斤多,头春茶产量约为80公斤左右。而二类古树估计2000多棵,和弯弓和茶王树的古树的树龄大小差不多,普遍是树龄估计都在100年以上,年产量约600公斤,即便加上2008年后栽种的小树,产量也不过勉强能达到一吨,所以但凡能在流通市场上见到的薄荷塘,都属于扯淡他爹,扯了刁蛋!

今年,我在几个城市的春季茶博会上都见到了“薄荷塘”的影子,不由地让我惊愕之余哑然失笑,却不能点破。不能点破的原因至少有三点以上,只要去过在今年去过云南,尤其到过易武的,心里都应该很清楚,所以就不再多说了。

有人曾经问我一个听上去很天真的问题,怎样才能分辨得出薄荷塘一类高杆古树和二类古树,我明确的告诉他,流通的市场上不存在一类高杆古树,甚至连二类古树也不可能出现在市场上,能以二类的价格买单到薄荷塘的小树已经算你运气超好了,虽然不敢保证好喝,但毕竟还算和薄荷塘沾个边。之前在朋友圈看到居然还有人见天拿着薄荷塘单株出来秀,这智商已经近乎于爆棚了!

说话损点,但是有用!

以前每年还能去云南走一趟,但是,今年不成了,因为身体原因就再也去不了那么高远的地方,倒是朋友没忘这份情,依然给了一点好茶。虽是混采,但仍不失极品好茶。死过一回的人,已经不再把功名利禄看得过重,只希望大家都能喝上一口,认识一下真正的薄荷塘就足够了。好茶不能只是传说,每个人也都能喝上,这才不失茶叶的本来属性。

不是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茶中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zhong.cn/103126.html
广告位

作者: lisansi

水不言,一切尽在茶中。关于普洱茶收藏,品鉴,保存等知识,请加个人微号:371580761 交流学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5925218800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37158076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